四川农村日报20220623期
关注成本 发展乡村产业他们有作为


    

□四川农村日报全媒体记者
  刘佳 洪瑜
  “保育料每吨4300元,仔猪料每吨4180元……”6月中旬,在收到新一批饲料后,资阳市雁江区东庵生猪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李云贞仔细记录下了每一笔支出,这是她保持了十多年的习惯。李云贞是我省首批500 名农村致富带头人之一,也是一位农产品成本调查户。
  在蜀乡大地,像李云贞这样的农调户,全省共有1100 户。他们中有老农人,也有新农人,他们对农产品成本的每一笔记录,每一次关注,都让农产品成本调查这项关乎国计民生的工作聚沙成塔,为重要涉农政策的顶层设计提供数据支撑。

老农人养猪降成本有妙招
  近一两年,由于产能的持续释放和养殖成本的不断叠加,不少生猪业内人士疾呼“凌冬已至”。
  “价格高的时候,出栏一头120公斤的肥猪,可以净赚1000多元,可当下对于很多养殖户来说,能保本已是万幸。”李云贞养猪15年,对此感触尤深。她所带领的东庵生猪专业合作社成员达305户,有规模养殖100头生猪以上的养殖小区43个。
  因为长期记账,她发现面对市场风险,必须严控成本。“所有成本中,饲料占比高达65-70%;所以,严控成本,首先就要减少饲料成本。”李云贞说。
  早在去年年初,生猪价格出现持续下滑态势,李云贞便开始动员社员种植青贮,以替代传统饲料。同时,考虑到怀孕母猪对于蛋白质的需求相对较少,对于粗纤维的需求相对较多,她鼓励大家将粗槺、菜籽壳打成粉末添加到饲料里,既满足生猪营养需求,又降低生产成本。另外,她还组织社员对撂荒地进行复垦,种植玉米、薯类用以喂猪,再加上合作社统一购药、购饲料,可节约药品成本10%,减少饲料成本200元/吨。“一系列措施施行后,我们合作社的毛猪成本大约7.6元/斤,和其他地方平均8-10元/斤的成本相比有优势,能更从容地应对低迷的行情。”李云贞说。
  李云贞坦言,养猪切忌“涨了一哄而上,跌了一哄而下”。所以早在 2018 年、2019年生猪价格高企时,其合作社就启动了风险预警机制,提留了10%左右的利润,形成 300 余万元的“资金池”,且每一个交了风险金的社员,都有独立账户,以应对后市出现的经营困难。合作社还设有专项资金,对社员养猪进行保障。“如果猪儿单斤下了6元,我们就每头猪补助100元;下了7元,我们就每头猪补助50元。”
  如今,生猪市场渐渐回暖,李云贞带领合作社通过“订单农业”,已实现出栏生猪每公斤高于市场0.4-1元,这也让她对生猪产业后续发展保持乐观且充满信心。“关注市场,严控成本,科学养殖,这样即便面对多变的‘猪周期’,也不易倒下。”她说。

新农人用科技应对市场波动
  夏日炎炎,安岳县石桥街道戏楼村的柠檬已经挂果,绿油油缀满枝头。一大早,刘清华就组织工人,在田间打药、套袋。“气温升高,病虫害加重,植保必须跟上。”刘清华说。
  因为看好家乡安岳柠檬产业发展,早在2011年,25岁的刘清华便返乡创办了安岳县天创柠檬专业合作社。
  也正因如此,她经历了2013 年、2014 年时的柠檬火爆行情,以及2015年柠檬价格的一路狂跌。2018年,刘清华成为一名基层农调员,每个月记账已成为她的习惯。
  因为记账,她渐渐发现近一两年,安岳柠檬的市场价格总体保持平稳,统货的收购价基本维持在 2.5-3元/斤,然而成本的叠加却不容小觑。“土地租金、人工成本还有化肥与农药,其中土地租金是硬支出,所以我们降成本,只有从节约人工,以及合理控制水肥方面入手。”刘清华说。
  那么到底该怎么做?作为新生代的职业农民,刘清华选择了依靠科技。
  她在合作社600多亩基地里布设了水肥一体化系统、打药管网。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过去给基地打一次药,需耗时半月,单日用工在20人左右。而今,有了管网配备,只需 10人3天即可完成。这样在节约人工的同时可将农时缩短,更有利于田间耕作,再加上水肥一体化系统带来的精准控水控肥,农资成本的缩减非常明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