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日报20220115期
连片加托管 合并村唱响“甜蜜果园曲”

    

走 访 点 位
  遂宁市安居区拦江镇五琅坝村
□四川农村日报全媒体记者
  刘佳
  冬日暖阳徐徐升起,1月13日,遂宁市安居区拦江镇五琅坝村果园里,有不少村民在劳作,清园、刷白、挖沟、修枝,忙得不亦乐乎。
  从2016年开始,拦江镇就统一规划,在五琅坝村集中连片发展胭脂脆桃等水果种植,但由于缺乏统一的管理和销售,产业发展并没有带来明显效益。找准问题症结后,2018年,拦江镇筹建产业联合党支部,把集中连片发展胭脂脆桃的12个贫困村和7个非贫困村的党组织进行整合,通过整合产业扶贫基金、主导产业发展资金、移民后扶资金共计522万元,集中采购投入果苗,实行统一规划、统一品种、统一技术、统一管护,让大部分村民都尝到了脆桃的“甜头”。脱贫户变身种桃能手
  刚瞧见初升的日头,五琅坝村村民向泽奎就迫不及待地在果园里忙碌起来,浇水、清园,两亩胭脂脆桃被他管理得井井有条。去年,他的胭脂脆桃只卖了2万多元,不如旁边的朱文举挣得多,他心里憋着一股劲儿,准备好好做好冬季管理,争取今年把果子卖到3万元以上。
  朱文举何许人也?“那是我们村的脱贫户,现在是远近闻名的致富明星。”村支书向军说。
  在五琅坝村1组胭脂脆桃园,记者找到了朱文举,他黝黑的脸庞,中等身材。最近他成了“大忙人”——通过不断学习和实践,朱文举成了全村的产业管理能手,不仅把自己家的果树管理得有模有样,还帮邻居指导管理。
  朱文举2014年因病被识别为建档立卡贫困户。后来,他在种植圆黄梨产业上积累了经验并收获了甜头,从此认真投入到自家的产业管护中。他告诉记者,五琅坝村的胭脂脆桃和脆红李等是脱贫攻坚当中发展起来的,2017-2018年,在拦江镇产业联合党支部的指导下,五琅坝村依托果途种植专合社,统一采购种苗,为果农栽种了胭脂脆桃800多亩。
  “2019年桃园初挂果,就卖了1万多元。2020年收入就增加到4万多元。”朱文举说,去年他的3亩脆桃进入丰产季,由于管理得好,脆桃品质好,桃子几乎都是按照优质桃价格出售,每斤4元多,采摘了1万多斤,总收入5万余元。
  “像朱文举这样的脱贫户,在我们村有116户,都或多或少种植了脆桃、脆李等经济作物。”村文书向红源说。村集体“返包”果园
  2021年6月25日,五琅坝村公示了扶贫项目管理资产情况,其中村集体经济迈上了新台阶。
  现 在 的 五 琅 坝 村 ,是2019年村建制调整改革时,由原燕子窝村、原五琅坝村两个省级贫困村合并而成的。合村后,通过集中连片发展胭脂脆桃、脆红李、圆黄梨等,五琅坝村的集体经济收入从过去的 5000 元,在 2020 年达到 13 万余元,2021 年达到15.8万元。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五琅坝村去年利用村集体经济发展资金,不仅依托果途种植专合社新发展胭脂脆桃40多亩,还入股茂伦种植专合社种植了莲藕240多亩。
  “村集体经济不仅管好了,而且带动了116户脱贫户持续增收,真正让老百姓受惠。桃子成熟时节,老百姓清晨四五点就打着电筒去摘,早上八九点出售到水果市场,积极性很高!”向军说。
  但向军也发现,由于果园交给农户管理,管护水平不一、劳动力欠缺等问题仍然存在:“果子要卖到好价钱,需要精心管理,修枝、施肥、疏果一样不能少,有的果农常年在外打工,有的果农年纪偏大,缺乏壮劳动力,给果园后续管护带来较大困难。”
  向军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胭脂脆桃为例,一级果收购价6-6.5元/斤,二级果4元/斤,其他次果2-3元/斤都很难卖出去。要实现好的收益,一亩果园的一级果要达到60%以上,而现在有的农户由于管护不当、一级果仅20%左右。
  那么,果农管护不到位的难题该怎么解决呢?向军表示,依托村集体经济,把发展不好的果园收回来统一管理是个不错的办法,目前已“返包”了20多亩。
  “我们以500元/亩的土地流转费,已从10多户果农手中收回了果园,果园回收后,我们统一用药、统一施肥,今年还嫁接了一部分脆桃晚熟品种,实现错峰上市,引领全村胭脂脆桃的持续发展。”向军说。
  “希望五琅坝村以村集体经济的成功模式,引导果农提升种植技术,加强管护,力争多出优果好果,卖上好价钱。另外,通过联合党支部牵线搭桥,进一步创新销售模式,拓展销售渠道,促进果业不断做大,持续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加快推进乡村振兴。”拦江镇乡村振兴办主任吴建红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