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日报20211126期
乡村叙事
乡间路灯亮

    

□贾登荣
  槐花飘香的时节,我回到川北乡间的老家。第二天,侄儿邀请去他家吃晚饭。吃完饭,便凑在一起摆龙门阵。不知过了多久,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天哪!居然晚上八点了多!我急忙起身告辞,对侄儿说,出门没有带电筒,还得借借你家的用用哟!侄儿说,叔,街上有路灯,不需要电筒照明呢!
  有路灯!我木然。侄儿笑了笑说,你很多年晚上没在老家呆过吧?我们这场镇上,几年前就已经安了路灯!
  出门看,漆黑的天空下,地上一片斑斑驳驳的光亮。仔细瞅,从对面一幢楼房的屋檐下,伸出一盏大大的灯,在夜空中闪烁,为夜里的乡间增添了明艳。我脸有些红了,这些年虽然时不时回乡来,但最多吃顿午饭,便匆匆离去,根本就没在家里歇过一晚上。从侄儿家出来,慢慢地绕着小镇的北街、后街、盐店街上走了一大圈。这三条弯弯曲曲的街道,已经不再是土路了,而是平整的水泥路面;更重要的是,街头、街中、街尾,从电杆上、屋檐下,不时伸展出一盏盏路灯,让漆黑的夜,增加了一片明亮。在北街、后街、盐店街交界的戏台前,明亮的路灯下,聚集着一群大妈大婶,正在这里跳着广场舞。欢快的乐曲,悦耳的歌声,加上她们的喜笑颜开,让夜里的乡间,不再冷寂,充满活力。
  侄儿告诉说,路灯在乡间,已经不是稀罕物,许多村子都安装起了路灯。
  是吗?可是我的老家,才摘掉贫穷帽子两三年啊。侄儿肯定地点了点头。第二天,带着心中的疑问,我去附近的周家沟闲逛。走下一片树林,顺着蜿蜒的小河沟,慢慢踱到了水泥铺就的一条村道上。猛抬头,突然看到,一盏盏路灯昂然挺立在电杆上、屋檐下。侄儿说,岂止周家沟有路灯,在罗家坪、向家沟、胡家沟、王家坪、棉花地、廖家沟等村子里,这些年都陆陆续续安起了路灯。
  晚上,站在家中的平台朝远方眺望:大地上,不时闪烁着星星点点、不绝如缕的灯光。这时,我的记忆回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县城——
  那时,县城只有几条主要街道安装了少许的几盏路灯。通往县中学的路上,也没有路灯。上千名学生一大早去学校上自习,深夜时分放学回家,都是在黑漆漆的小路上行走。如遇到下雨天,泥泞加上黑夜,学生们走在这段路上,就提心吊胆,经常有人跌倒。1986年秋,县委书记、县长出面,四处“化缘”,才最终解决了这个“老大难”问题。作为新闻干事的我,还把县委、县政府为县中学安装路灯这件事,写了篇消息寄给省报,结果省报居然在教育版头条位置上刊登了出来。
  想不到,当路灯在县城普及十多年后,就在向场镇、村庄、院落延伸。短短的三四十年,乡间夜晚的照明方式,从火把过渡到手电筒,从油灯再升华为路灯,可谓跨越了数千年的时空,一下子从远古走向现代化,这是党带领人民创造的奇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