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日报20210611期
通道上的燕巢

    

□王生伟
  步行街和我居住的小区之间有一个通道,三米多宽,三米多高,六米多长。通道顶部天花板的中间隔着一个横梁,紧挨横梁有一个燕巢,横梁两端等距离安装的两盏路灯上(坏了多年,从未更换)以及一盏路灯旁都被燕子筑了巢。数下来,整个通道顶部就有了四个燕巢。
  燕巢筑起多年。先是紧挨横梁的筑好,有了燕子栖居,接下来陆续有燕子飞来筑巢。巢穴筑就,通道上就多了四户特殊的邻居。
  也许是燕子身形优美、乖巧伶俐逗人喜爱,也许是燕子本分知足、与人无争相看不厌,即便是筑巢时常有泥粒掉下,甚至时有燕子的排泄物掉落,人们也不过是小心翼翼避开而已,没有人恶意去驱赶惊吓燕子,更没人操了长物去毁了燕巢。
  虽然小区位于县城,远离了农村田野,但小区里的居民都和农村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有些几十年前因工作从乡下来到了县城,成为老县城人,他们的儿孙当然是地道的城里人。还有一部分,则是十多年前在城里买房置业住进了小区的新县城人。可是不管老县城人新县城人还是他们的子孙后代,大家都能接纳燕子这个特殊的邻居。
  我寻思其中的缘由,老县城人最早生活在农村,农村给他们烙上了很深的印记,他们自然对农村感情深;新县城人来城里居住算起来也不久,即使成为了城里人,农村还有土地山林以及产业,况且现在交通条件好了,回趟乡下很容易,压根就没有和农村断了联系。至于现在的新生代、小青年们,他们从课堂上、书本上以及社会实践中认识了燕子,从一开始就喜欢上了燕子这个鸟类中的精灵、农人们的朋友。基于这种种原因,无一例外,大家不仅悦纳了燕子这个新邻居,还对燕子天然地感到亲切。看到燕子也让大家浮想联翩,想起了弥漫着泥土芬芳的乡下农村、想起了诗意盎然的田野风光、想起了纯朴热情的父老乡亲。说到底,是燕子勾起了掩藏在内心深处的乡愁。
  曾经有人因为燕子的污物影响了地面洁净,提议毁掉它们的巢穴。但是小区居民看那些用一粒粒泥土好不容易筑起来的巢穴,想到燕子们一次次衔着春泥飞来飞去、忙忙碌碌、辛辛苦苦,动了恻隐之心,否定了这个提议。大家表示,宁愿多费些力气勤扫地面也不愿赶走这些可亲可近的新邻居。
  自此,燕巢安然无恙,依然如故。燕子们一如既往地冬去春来;一如既往地在巢穴里栖居、育雏,一如既往地在通道下翻飞盘旋、清脆鸣叫;小区里一如既往地响起“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动人童谣。人们从通道上经过,要么轻步缓行,要么驻足凝视,深怕惊到它们。而它们也似乎读懂了人们的心意,展开剪刀似的翅膀环绕着人们飞舞,几乎伸手可触。
  欣赏着燕子高超的飞行技巧,聆听着它们欢快的鸣唱,通道里俨然演绎着一曲人燕和谐的奏鸣曲。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