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日报20210430期
桐之恋

    

□映铮
  乍暖还寒,当所有的争斗戛然而止的时候,桐树悄然而立。仰天地之精华,纳最后之寒意,俏然转身,深藏的绝妙随风而舞,继而,一朵精灵哗然诞生。简单含蓄,风姿绰约,一朵一树,然后遍山遍野!
  家乡老屋的后山,曾有不少桐树,叶润厚而柔韧,状类心型,很是蓬勃。小时,老人常常吩咐我们去摘桐籽叶。这时候我们是兴奋的,因为它一转身,就会托着清香温暖的麦粑粑或米粑粑,那可是小馋虫们心之所向啊!等它再一转身,已经铺成地上厚厚的乐园,随我们充分享受了秋阳的温暖后,又囤回后院柴堆。最终化成熊熊火焰,煮熟全家食物,也煨暖那些微凉的小手。
  桐叶是一年中陪我们最久的玩具,从春花灿烂到白雪铺地,总有它的用武之地。而桐花却只是嫣然一笑后,飘然而去,留下长久的念想和一地的意味深长。在妈妈每年都提醒的“冻桐籽花呢”之后,山间溪边就开满了桐籽花,那么蓬勃,那么鲜艳,点亮了满山的寂寞,也渲染着小女孩眼中的倾慕。要是父母心情好,顺手摘一朵两朵让她美去,即使没有人帮忙,也会使出吃奶的劲抱着树摇落一两朵,拿在手上左玩右看后插在头发上。那个美啊,是不足为外人道的。待到地上都是花瓣的时候,小女孩满眼惆怅,无法扶其上枝头,也无力葬其于地下。扯着父母衣角,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桐树终其一生的成就是桐果,桐果含有丰富的桐油,是一种优良的带干性植物油,具有干燥快、附着力强、耐热、耐酸等特性,因而用途广泛,是制造油漆、油墨的主要原料,还可以制作油布、油纸、肥皂、杀虫剂等。
  花开花谢之后,桐树就会挂出嫩生生的果子,吸够风华雨露,泛起微微红晕,变得圆润丰美,看着让人垂涎。终于不顾父母“不能吃”的劝告,偷偷捅下一个,一口咬去……之后,父母哈哈大笑着讲了一个故事,说的是明末时张献忠领兵占蜀,一路不但杀光了牛羊,还采尽了野果善草。至巴山深处已筋疲力尽,突然被娇艳丰美的桐果吸引,急急采来,一口咬去……之后,张献忠大骂四川穷山恶水,出刁民还长妖果。这显然是张献忠屠川的又一段故事。而桐果在我的认知里的确曾温暖过巴山数代生灵。西魏至唐时节,桐油乃川东最大的产业,其时有语:家种千株桐,一生不受穷!可以想见,那时的满山遍野,如何被桐花渲染,又被桐果点燃!
  转身之际,童年已远去,满山的桐树也不知所终,只在蔡邕与“焦尾琴”的故事中遥想聆听。再次邂逅它,是在一本发展桐树的科学论证报告上,封面上栩栩如生的桐花一下把我拽回到很久以前的冬夜,那里围坐着一家大小,拿着小铁钩掏桐籽。一炉子红艳艳的火,以及父兄嘴里的故事丰富着这样的时刻,使之其乐融融。剥出的桐籽晒干后会换回父母手中的家用,桐籽从此流浪到各相关厂家,再走进建筑、机械、车船等领域,完成它最后的使命。
  瞧,这么好看又好用的东西,却经历坎坷,历尽磨难却很难被赏识,莫非真要应那“焦尾桐”之谶?其实,它要的真不多,一点能扎根的土,一些些的阳光雨露就可以了。你不必为它修枝施肥,不必管它是在阴山阳山,春天它就会笑得那么灿烂,秋天又会沉稳得像个绅士,带来沉甸甸的收获。希望桐树重新点染巴山的春天,盼望着与久违的桐花桐果相望于晨昏。

城乡生活笔记
  蒲公英
征稿邮箱:ncrbfk@163.com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