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日报20210430期
鲜为人知的广元历史名人欧阳临




    

□何广华 陈初
  在广元市利州区白朝乡新华村,有一座建于晚清且气势恢弘的大宅院——欧家大院。它依山傍水、坐南向北,前后两院有瓦房28间,面积达400多平方米,是典型的川西北四合院。院坝如一枚正方形官印,青石板铺就,横竖成线。大院尤以“成均首选”“凤阁先声”两块晚清牌匾最为瞩目。
  大院周围斑竹、松柏环绕,两棵铁甲松高大挺拔,还有一棵高约30米、树冠20米的千年白果树。广元历史名人、清道光年间四川布政使司布经厅正六品官员欧阳临就出生在这里。
少年成名
  1784年7月27日辰时,一个男婴的啼哭给白朝乡欧家带来喜悦。他就是给广元欧氏家族带来显赫声誉的欧阳临。
  据考证,欧阳临的先祖是因湖广填四川大移民,由湖北大冶迁至四川保宁府昭化县白朝乡。300多年来,欧阳氏族在广元开枝散叶,至今已有5000余众。
  欧阳临的父亲是白朝乡一带的首富,对儿子管教甚严,自幼便要求其攻读经文,希望他成为栋梁之才。欧阳临5岁起入乡塾,在先生的精心教诲下,熟读了《三字经》《千字文》《四书》《尔雅》等典籍。
  欧阳临9岁那年,有一天,一个开榨油坊的老板在开业那天,请来当地几位秀才写对联。可这几位秀才搜肠刮肚,就是对不出一副好联。正当老板大失所望之时,传来一个童稚的声音:“我来试试!”看热闹的人一瞧,此人正是少年欧阳临。
  只见欧阳临铺平纸,提笔蘸墨,写出一联:“榨响如雷,惊动满天星斗;油光似月,照亮万里乾坤。”
  这上下两句,把“榨油”二字嵌于上下联首字中,这是嵌字联中的鹤顶格,又用夸张的手法,将手工榨油夸大为“星斗”“乾坤”,气魄不凡,围观的人十分惊讶,如非亲眼所见,不会相信这副佳联竟出自一个少年之手。
  回到家里祖父看了孙子的联句,喜上眉梢,连声称赞:“好句子。”当即写下此联,命家人贴在门上,一时传为佳话。
  欧家的后院有一株千年银杏树,需要3个成年人才能合围。它枝繁叶茂,华盖如云,荫蔽着欧家院子。年幼的欧阳临每天早起时,便在这棵银杏树下看书习字,背诵诗文;晚上点上桐油灯,日以继夜地勤学苦读,很快便在乡邻四野崭露头角,名动保宁府(今阆中市)。
治学有方
  公元1809年,25岁的欧阳临经科举,荣获保宁府昭化县儒学士升三级为国学,擢用四川保宁府昭化县儒学正堂。欧阳临学识渊博,治学有方,业绩突出。
  公元1830年,46岁的欧阳临被朝廷特授为四川布政使司布经厅梁为俸,官至正六品。欧阳临认为,钱财乃身外之物,名利为过眼烟云,唯有高尚的人格和美好的道德情操,才能流芳百世,为人所景仰。
  欧阳临出仕后,其父为了光宗耀祖,耗资白银数千两,大兴土木,修建了欧家大院。大院左是双台寺,右是转包梁,谓之左青龙右白虎拱卫,大院前500米处的笔架山,正对欧家大院楼门。
  欧家大院前院的正堂左侧两扇木门上方,悬挂着一块长6尺、宽3尺的牌匾,正文为:“成均首选”;上款题文:“四川保宁府昭化县儒学正堂加三级纪录五次杜为”;下款题文:“国学欧阳临立、道光贰拾柒年岁在丁未季秋月中浣、榖旦”。正堂对面、楼门过厅处的木门楣上,另有与“成均首选”牌匾大小相等的牌匾。正文为“凤阁先声”。上款题文:“特授四川布政使司布经厅梁为俸,藩宪陈准咨”;下款题文:“大京元欧阳临荣陞,道光贰拾柒年仲冬月吉旦”。
  据考证,所谓“儒学正堂”,在明清时代各地设置叫“儒学”的学校,是生员们的修业处。儒学正堂是学校的主持者,相当于今天的校长。而“国学欧阳临立”中的“国学”是京都朝廷所办的儒学国子监的简称。“国学欧阳临立”,是“国子监生员欧阳临立匾留存纪念”的意思。“成均首选”,是晚清文坛流行的赞美语或恭维话,“成均”是地域,首选是指名望最高。通读的意思是“你是昭化这一带名望最高的人”。而“大京元”可能是欧阳临的别称或名号,如宋代的苏轼,号东坡居士一样。
  破“四旧”风潮席卷全国时,欧氏家族后人为保护“成均首选”“凤阁先声”两块牌匾,曾用稀泥巴涂抹牌匾,把它严实地包裹起来,这才躲过了一劫。
造福桑梓
  欧阳临为人正直,不畏权贵,秉承“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理念,他廉洁奉公,克己自律,又体恤百姓疾苦,痛恨贪官污吏对百姓欺压盘剥,加之才华出众,品德高迈,常遭同僚妒忌,尤其是那些依靠裙带关系、溜须拍马的骄横跋扈者,经常结党营私、沆瀣一气,处处排挤他。
  欧阳临任职期间,有一年回乡探亲,老百姓和同窗好友揭发保宁府尹程某私吞赈灾粮款之事,欧阳临当即向朝廷举报,希望通过提刑按察使司,弹劾贪赃枉法的程某。殊不知程某与四川布政使是叔侄亲戚,他们官官相护,欧阳临举报之事石沉大海。时隔不久,四川布政使公报私仇,把欧阳临所上奏折,填表入“浮躁”类卷存(不升迁对象),欧阳临深知宦海汹涌,加之体弱多病,遂仿效东晋的陶渊明,于1840年辞官隐居故里欧家大院,以耕读为乐,忠厚传家,读书济世,寄情于山水。
  晚年的欧阳临,家境虽大不如前,仍一如既往,保持清白廉洁之身;虽然生活清贫,有时只能靠喝粥度日,但他仍然体恤民情,救助孤儿,修桥补路,开渠垦荒,受到当地老百姓的赞誉。
  1861 年 11 月 24 日,欧阳临因病重医治无效,驾鹤西去。临终前,欧阳临给三个儿子留下遗训:“坚持忠厚传家,读书济世,效忠国家,尊老爱幼,和睦乡里……”
  近 年 来 ,白 朝 乡 大打“生态旅游”牌,对境内月坝景区进行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以推动乡村经济发展。随着旅游升温,位于月坝旅游线上的欧家大院作为明清时代少有的、最具考古价值和学术意义的院落也身价倍增,并被列入古民居名录,纳入保护开发范围。
  届时,欧家大院将成为当地高山湿地旅游环线上的一颗明珠,人们可以亲睹欧家大院的风采,聆听欧阳临的故事,领略千亩湿地的风光,感受淳朴敦厚的民俗风情。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