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日报20210408期
“把红军故事讲给更多人听”

    

□刘怀英 蒲洪旭
  特约通讯员 张文良
  清明节前夕,笔者一行走进广元市利州区宝轮镇的赤化县苏维埃遗址,缅怀先烈。
  “坚决赤化陕甘川”。一进大门,就见一幅石刻标语。今年68岁的原赤化镇赤化村支书陈国明说,这是“西路红军政治部”留下来的,已历时80个春秋。
  “我父亲陈茂荣曾随红军长征到过腊子口,他从小就给我们讲红军的故事。如今,我又来到这里,把红军故事讲给更多的人听,因为这些都是刻在我们心里的红色记忆,是最宝贵的财富。”说到动情处,陈国明眼中有泪光闪动。
  他说,1935 年 4 月 10日,赤化县苏维埃成立,赤化融入了中国第二大苏区——川陕革命根据地,实现了“分田地给农民”“取消苛捐杂税”的革命理想。
  星火燎原,短短时间,赤化县苏维埃壮大到有2个区苏、16个乡苏、59个村苏的革命根据地,面积达1504平 方 公 里 ,人 口 118840人。今天看,赤化县苏维埃辖区不仅包括现在的赤化镇,还包括广元市的四个区、县的部分辖区,面积上千平方公里。
  据赤化县红军烈士名录碑上记载:赤化县苏区有784人参加红军,在长征路上和革命斗争中壮烈牺牲了407人。
  景家乡苏维埃(今宝轮镇赤化村)游击队员徐品秀,带头送儿子徐连清、徐连义参军,为红军打粮。1935年红军走后,徐品秀被保甲长抓送至南华宫(今赤化镇、当年的赤化县苏维埃所在地)毒打致内脏出血而死。徐品秀的小儿子徐连义当年仅有16岁,留在了儿童团。红军走后,刘湘部队的“清剿团”将徐连义抓住逼问红军的去处及还有哪些人员参加了红军儿童团,徐连义宁死不说。他的脊柱被“清剿团”用铁锤打断。身躯虽然不再挺拔,弓腰趴背几十年,但直至1996年逝世,徐连义依然无怨无悔。而像这样的红色故事有很多很多,如今依然在利州大地代代传颂。
  在利州区宝轮镇清江村3组,至今还保留着一口约 10 米深的手摇式水井。据陈国明介绍,1933年,在曹家祠堂(红军医院)驻军的红军用水相当困难,于是在此处深挖一口井,供给医院使用,新中国成立后当地人称之为红军井。
  陈国明说,该井不光是解决红军医院伤病员们的用水问题,还解决了当地附近村民的用水难题。“现在大家都用上了自来水,这口井没人用了,现被保存下来,见证那一段峥嵘岁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