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日报20200916期
他们 是种芯捕手


省农科院调查队2018年调查总结。


省农科院调查队2019年调查总结。


入户调查。


“神桑”需要三人方能合抱。


为采李子资源,科学家成爬树高手。


爬山涉水。


  天府现代种业园(四川邛崃现代农业产业园),是全国首批5个以种业为主导产业创建的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之一。在园区内,随处可见这样的横幅,无处不在揭示着现代种业的价值和意义。 本报记者 刘佳 摄

    

  9月13日,项超忙着整理相机、标牌、种子袋、采集工具,为不久后前往达州市渠县做准备。作为四川省农科院作物所豆类研究专家,这一次行程与往常田间调查、技术推广等大不相同,他要完成一项特殊的工作——种质资源调查。
  2018年4月,我省全面启动全国第三次农作物种质资源普查与收集行动,省农科院于当年成立7支调查队参与这次行动,项超就是其中的队员之一。目前,这项行动还在继续。
  种质资源,被称为种子的“芯片”。为捕捉这些“芯片”信息,这7支调查队两年多时间里总行程17万多公里,调查队员们跋山涉水、走村串户,被人们形象地称为种“芯”捕手。
“捕获”真龙柚原始基因

最后一棵母树的种质资源,抢救性采集成功入库
  成功捕捉、收集到真龙柚唯一母树的种质资源,是调查队员两年多调查历程中最值得“庆幸”的成果之一。
  在泸州市合江县,真龙柚有着多年种植历史。作为四川水果“五朵金花”之一,合江真龙柚于1995年荣获中国第二届农业博览会金奖,2007年被评为四川省名牌农产品,2015年通过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认证。
  真龙柚最早的优质基因藏身何处?
  第5调查队组建不久,即前往合江县调查,获悉真龙柚母树在全县仅存一棵。事不宜迟,调查队立即前往这棵母树所在地合江县佛荫镇瓦房子村4组,发现这棵母树受流胶病侵染,存在损失风险,调查队迅速采集这棵母树的果实、叶片和枝条。“采集后,我们采用嫁接方式保存在国家西南特色园艺作物种质资源圃里。”调查队队员宋海岩告诉记者。
  从这棵母树的主人杨建超老人口中,调查队了解到这棵母树的来源,也了解到合江真龙柚的起源。
  1942年,杨建超老人的父亲从尧坝镇购入4株苗木,栽植在自家的院落里,后来因受病害及杨家修建房舍,仅有1棵存活下来。上世纪80年代,泸州市开展良种柚提纯选优工作,发现杨家这棵树自花结实的果肉绿白色、肉质细嫩化渣、清甜多汁、口感极佳,具有很高的商品价值。后经分子标记等手段鉴定,该单株是广西“沙田柚”的优良芽变单株。
  合江真龙柚就是由这棵母树开始发展,截至2019年,合江县真龙柚种植面积已达30.8万亩。
破译“神桑”神奇密码

一个古老的地方种质资源,可成就一个特色产业
  第3调查队在米易有一段神奇经历。在米易县麻陇彝族乡马井村,调查队找到一棵树龄超600年的奶桑树,专家鉴定为目前冠幅最大、胸径最大、高度最高、最古老的桑树种质资源。“我们要三个人才能环抱这棵树。”农科院生核所余桂容博士告诉记者,当地村民称这棵奶桑树为“神桑”,全村就只有这一棵桑树。每到桑葚成熟的时候,不仅村里的大人孩子们喜欢去树上采桑葚吃,连牛、羊等牲畜也喜欢往树下跑,赶都赶不走。
  余桂容介绍,奶桑果实比普通桑葚长2至3倍,成熟后翠绿中略带褐色,奶香十足。“我们发现这个资源后,立刻上报农业农村部。当年11月,由刘旭院士领衔的专家团队再次来到米易。第二年在桑葚成熟时,农科院蚕业研究所的专家们也来到米易。”
  专家们一致认为,开发奶桑种质资源,快速繁殖,可实现农民增产增收,还可用于旅游观光开发。据攀西无公害农产品监测中心副主任、原攀枝花市蚕桑管理站站长黄朝举介绍,当地已开始利用这棵“神树”进行嫁接。
  一个古老的地方种质资源,往往能成就当地的一个特色产业,让一棵“神桑”催生出一大产业并非空想。
  2018年,第2调查队在旺苍县高阳镇宋江村2组采集到高阳贡茶种质。“这个种质来自当地那棵2000岁的古茶树。”2队队员、省农科院经作所的赖佳博士告诉记者,依托高阳贡茶等本土传统优质茶树资源,同时引进国内优良新品种,旺苍茶叶产业得到了长足发展,目前全县茶园面积达20.3万亩。
  调查队队员介绍,彭州大蒜有2000多年栽培历史,也是充分利用了其本土种质资源,将其发展成当地的优势产业。
悬崖“追踪”葛仙山乌红李

一些古老品种存在消失风险,不能放弃任何一份资源
  2018年12月5日,在彭州市葛仙山镇熙玉村,第2调查队获知熙玉村2组有一种李子品种,皮色乌红、口感脆甜,大家兴奋不已。而当大家到达现场时,发现这一仅有的品种李树位于悬崖边,采集非常困难。
  想到该资源的优异性,调查队员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前提下,爬上悬崖,成功采集了乌红李树枝条样本资源。
  抢在原始品种消失前捕捉、收集到优质种质资源,调查队员们必须克服重重困难,不能放弃任何一份资源。“果树资源的调查,与其他作物的调查过程不同,经常需要一个长期的跟踪过程、多次采集。”第7调查队队员、果树专家宋海岩博士介绍。“在一次调查过程中,如果发现了比较好的果树资源,但是由于季节的原因不适合采集,则需要进行GPS定位,等到冬季再到现场采集一年生木质化的生长枝,这种材料才适合分析和嫁接观察。”而搜集到的材料,或许在几年后才能够得出分析结论。“果树在嫁接后需要几年时间才能结果,在这过程中还可能会因为气候的地域性差异影响其生长情况。这可能会影响资源调查结论。”宋海岩解释。“在偏远地区,许多年纪大的老农户都会选择自留种,这些种子年代久远,在其中找到优质古老品种的几率很大。”宋海岩说。
  于是,一些偏远乡镇一到赶集日,经常就会有调查队队员们出没。“如果能早来几年就好了。”这句话成为队员们经常挂在嘴边的感慨,“一些古老品种生长在深山中,无人管理,很容易消失。而老农户手中留存的品种,也会随着那一代人离去而流失。”项超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