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日报20191009期
职业岔路口 踏好外卖“铺路石”


资料图片

    

□何瑾瑜 潘玥 谭昳珺本报记者 吴平
  外卖,一个伴随“懒人经济”蓬勃发展的新兴职业,吸引了众多来自农村的青年。由于门槛低,不需要学历或特殊技能,外卖配送或许是农村青年人进城市“发展”的一个不错选择,但仅限于“过渡”。
  近日,本报记者在成都春熙路商圈,随机采访了十多位外卖配送员。后者表示,该职业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上升空间,或可“骑驴找驴”,早做长远职业规划。

入行:被快钱和自由吸引
  “干完今年我就辞职。”今年 32 岁的李成伟告诉记者,“身体受不住啦,每天骑电动车跑来跑去,谁的膝盖受得了?”
  李成伟做外卖配送两年了,早已不能被称为外卖配送“小哥”了。这个年纪的他没有成家,积蓄不多,还落下职业病,未来在哪里,他也不清楚。
  “一到下雨天更是要跑,平台通知我们所有人都要加班,不加班就扣双倍的工资。说实话谁愿意下雨天还在外面到处跑,穿着雨披和雨靴。要是倒霉,半天都要泡在水里,一天跑下来身体根本受不住。”李成伟说道。
  这和当初入行前的想象有些不一样。
  “上班时间自由支配,月收入过万元,只要多努力跑,发家致富不是梦。”带着光环的外卖行业,起步就是高光时刻,和互联网营销 一起,成功吸引了年轻人的注意力。从此成千上万的外卖配送员在每一个忙碌的饭点穿行在城市的大街小巷。

现状:多数人做不完两个月
  “下雨天小哥辛苦了,慢一点没关系,安全最重要。”类似这样温馨的话语偶有发生,但更多的是收到差评的心酸与无处投诉的苦闷。送一份外卖5.5元,一个差评扣50元。
  “有些商场明文规定外卖不让入内,送不到我也没办法,客户回头就给了我一个差评,这一上午我都白跑了。”入职两个月的张润林终于选择了放弃,“我已经打了辞职报告,这个月底我就不干了。我已有了其他的规划与发展目标。”
  这是新入行外卖小哥普遍存在的现象——大多干不到两个月都跑了。原因很简单——太累了。从早上十点到晚上九点的奔忙,下午三点吃饭,没有节假日,为了赶时间交通事故频发。
  但更加棘手的问题还是职业发展空间。
  “做外卖没有上升的空间。”外卖员周春发出了沉重的叹息。“平台需要有自己的文化,有自己的理念,才能支撑这个平台继续走下去,往后也越来越强。相反地,没有企业文化,留不住核心员工,它 也 只 是 挣 钱 的 工 具 而已。”
  一位来自宜宾的配送员讲道:“我13岁就出来,都7年了,我都不知道应该干啥子。我现在都已经20岁了,还在外面瞎混。”“未来?我不知道,我很迷茫。”
  “叮!”手机响了,小哥看了一眼手机就匆忙要离开,跨上电动车,他回头说了一句:“但生活还是要继续前进的嘛。”

建议:制定规划循序渐进
  得不到保障的五险一金,随年纪增长而逐渐加重的生活压力……这些,都是外卖职业背后的高压。攒一笔钱趁早转行,还是维持现状?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张泽梅认为,外卖工作要从两方面看。首先要肯定的是,它的工作报酬在同层次的服务业当中是相对较高的,并且门槛较低。对于“一穷二白”的年轻人来说,如果生活节省,可以较快有一笔可观的积蓄。有了积蓄,才有条件去考虑是进一步进修学习,还是创业,或者去跳槽找到更好的工作。
  其次,配送员的消耗性也较大,“青春饭”吃不久。再忙都要有时间去沉淀、去思考中长期的打算,按照规划循序渐进地去努力。在这过程中,要广泛收集信息,视野要开阔,通过人才市场等渠道,了解最新的用人需求、热门职业和职业要求并积极准备。
  最后,也可以向同类行业当中待遇更好、保障更高的公司跳槽,前提是积累了较好的口碑和信誉度。总之,让自身价值保持升值,能够为雇主带来更多收益,这是获得更好的劳动报酬,获得尊重和价值感的前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