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日报20190911期
独龙江新来了外乡人

    

□新华社记者 李自良伍晓阳 庞明广 杨静
  独龙江曾经是没有外乡人的。
  处于“极边之地”的云南省贡山县独龙江乡,是我国独龙族聚居区。历史上,由于高山阻挡,独龙江乡几乎与世隔绝,与外界联系交流极少。
  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近年来,走向开放、富裕的独龙江乡,迎来了一批又一批的外乡人。他们的到来,更加促进了独龙江乡的繁荣进步。
  贡山县傈僳族干部余朝山,一生与独龙江有不解之缘。他参加工作 29年,前后“三进独龙江”,共有9年时间奉献在这里。
  “一进独龙江”是在1990 年,他从怒江州师范学校毕业,被分配到独龙江乡迪政当小学教书。
  从贡山县城到迪政当村100多公里,需要翻越巍峨的高黎贡山,再沿着独龙江大峡谷北上。“当时就感觉这路啊,怎么走也走不完……”余朝山背着四十来斤的行囊,整整走了六天六夜,才抵达迪政当小学。
  “刚上第一节课,就傻眼了,四年级学生还不太懂普通话。”他狠下决心,用最短的时间学会了独龙语基本会话,才能跟学生沟通。
  “那时候,老师们不仅要教文化知识,还要教生活常识,包括洗脸、刷牙、叠被子、扫地这些。”余朝山说,当年村民还没有洗脸、刷牙等卫生习惯,因为长期烟熏火燎,人们脸上都是黑乎乎的,只有眼睛和牙齿是白的。老师们教给小学生个人卫生知识,学生们回家又教他们的父母。
  余朝山在迪政当村和龙元村教了6年书。当年教过的学生,有些后来成长为干部、学者或致富能人。他还娶了龙元村的独龙族姑娘为妻,育有一儿一女。
  “二进独龙江”是在1999年,当时云南省委组建“民族工作队”进驻独龙江乡。已到县科技局工作的余朝山被抽调参与,驻乡帮扶一年。
  “民族工作队一批50多人,有傈僳族、白族、彝族、普米族、汉族等多个兄弟民族。”余朝山介绍,工作队任务是对独龙族进行综合帮扶,包括修建乡村公路、架设人马吊桥、种植大棚蔬菜、引进黄山羊养殖等。
  他回忆,当年5月民族工作队进驻独龙江,还是翻越高黎贡山的人马驿道。同年10月,连接县城和乡里、能通汽车的简易公路就建成了。生产生活物资源源不断地运了进来,独龙江迎来了一轮跨越式发展。
  “三进独龙江”已是2016年。此时在县委宣传部工作的余朝山,被派到独龙江乡孔当村驻村扶贫,前后两次,一共驻了两年,今年3月才“出山”。
  “变化真是翻天覆地。以前从县城到乡政府走路要3天,现在开车两个多小时就到了;以前村民住的都是茅草房,现在家家住上了安居房。”余朝山说。
  驻村帮扶重点是帮助发展产业,提升人居环境等。在孔当村,草果、重楼、羊肚菌等产业蓬勃发展,村民收入快速增长。2018 年,孔当村脱贫出列。
  教师、医生、干部、工人……独龙江迎来了一批批外乡来的建设者。独龙江乡卫生院院长黎强介绍,卫生院现有职工 14人,其中10人来自外地,“现在条件改善了,医疗人才也留得下来。”
  创业者也来到了独龙江。来自玉龙县的白族青年王春美在乡上开了一家餐馆,来自贡山县捧当乡的怒族老板李新强开了一家宾馆、一家超市,来自丽江市的彝族男子子世应则开了一家快递代办点……
  旅游者、探险者同样来到了独龙江。迪政当村的陈永群给探险者当起了向导,曾接待过来自美国、法国、俄罗斯、意大利等国家的10多批外国游客。
  绿水青山变成了金山银山。原来只有姑娘嫁出去的独龙江,现在嫁进来的姑娘也多了起来。马库村的独龙族青年唐小聪,就从条件优越的德宏州娶了傣族姑娘回家,一时传为佳话。
  据独龙江乡边境派出所统计,目前全乡人口除了独龙族,还有傈僳族、怒族、白族、纳西族、藏族、傣族等多个民族。中华民族多元一体、各民族亲如一家,在独龙江畔有着生动体现。据新华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