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日报20190814期
白茶西行记

    

□新华社记者 任硌 卢宥伊
  地处川东深丘腹地的大竹县铜锣山,郁郁葱葱的茶园中,几个茶农剪刀上下翻飞,正熟练地修枝除草。50岁的邓中成是这片白茶产业基地的劳务小组长,他和妻子都是附近团坝镇白坝村的村民,两人不仅在茶园务工,在自家地里也种了茶。“媳妇和我身体不好,卖不了力气,改种白茶后,收入慢慢上去了。18年我们脱了贫,现在在家门口就能挣4万多元,心里特别踏实。”
  九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荒山。
  泡上一杯大竹白茶,茶汤清浅,白毫翻卷。引种白茶的业主,四川竹海玉叶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廖红军介绍,他生在铜锣山里,因为妻子是浙江人,之前在浙江定居,做些小生意为生。“第一次到妻子家乡,那里的竹林土壤就让我觉得很熟悉,小时候在山里放羊,路边也长满了那样的竹子,连泥巴颜色都很像。”
  当时,白茶产业在江浙一带已经非常成熟,廖红军妻子家也有不少亲戚是茶农,当地山地资源吃紧,茶叶供不应求。
  “安吉白茶”品牌响亮、销路畅通,廖红军想创业种白茶,但又发愁:哪来的山地种茶呢?
  他想起了家乡的苦日子和荒山荒坡。“我小时候大米都吃不起,很早就出去讨生活。如果在家乡种白茶,既能节约成本,也能帮老乡谋一条出路,带着大家一起致富。”
  大竹县是省级贫困县,地处秦巴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抬头就是山,种苞谷都连不成片,老乡们纷纷外出打工,山地撂荒严重。
  为了确定大竹县是否适合种白茶,在大竹县农业农村局的帮助下,廖红军和农技员一起爬了不少山头,调查采样。结论出来:大竹与安吉处于同一纬度,气候、湿度、土壤条件都适宜种白茶。2010年,夫妻俩带着第一批2000株安吉白茶种苗,一路向西,回到大竹县团坝镇。
  试种很顺利,大竹产的白茶通过了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的检验。“由于海拔差异,大竹白茶口感更加温和甜爽。”廖红军说。
  但第二年想扩大种植规模时,廖红军却碰到了难题,老乡们不支持,甚至拒绝流转土地。而原本撂荒的山地改种白茶,也需要修路通电。
  “本来种地收成就只够填饱肚子,把我的地拿去种些不能吃的茶叶子,要是没收成又赖账咋办?”有老乡说。
  关键时刻,团坝镇赵家村74岁的老支书蔡化行站了出来:“我知道大家有顾虑,我先来种!”
  为了鼓励老乡们参与,2012年,除了流转7000亩山地扩大种植面积,廖红军的公司还免费给周围农户提供种苗。“四川入春比浙江早,明前茶可以早半个月上市,大竹白茶能卖出价格。”廖红军说。
  (下转02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