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日报20190612期
种收之间,他让村民收获价值感


悬崖上凿出的生姜窖池。


介绍油料牡丹的发展前景。

    

□本报记者 吴平 文/图
  南部县升钟湖声名在外,但核心景区覆盖不到的周边乡村却是车马稀落。6月6日,第二天就是端午节,位于升钟湖尾水区的铁边乡仍然不见热闹,水边零星有五六位钓鱼客。
  该乡红旗村返乡创业青年何明培告诉记者,晚上出来溜一圈,很多屋子都是空的,灯都不亮。
  何明培希望用自己的方式让那些漂泊异地的打工者,回乡后能够看到田野未荒,人心未荒,故乡还是能够回得去、养得老、寄托余生的故乡。

好山好水 留不下好产业
  何明培17岁-22岁在广西当兵,其间取得了法律专业成人高考本科学历,退伍后拒绝了分配的公务员岗位,带着转业安置费回到家乡创业养猪。没想到饲料出了问题,原以为每头猪能获得保险赔偿1000元,结果实际到手只有几十元,安置费、银行贷款以及跟亲友借的钱全赔光。
  一天,何明培突然全身瘫软且说不出话。当时,路也不通,老乡一个个接力把他背去医院。他们大口换气的喘息声至今都常常在他耳边清晰响起。因此,创业再难,他也想再试一下,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乡亲的命运。
  红旗村是升钟湖水库淹没区。1985年水库蓄水,村子搬到山上后,耕地短缺,村里先后发展了蚕桑、脆香甜柚子、核桃、苍溪雪梨等。村干部罗光显回忆,2006年的第二轮库区产业发展提出的“旱地桑园化”以及“百里核桃长廊”都是声势比较大的。
  蚕桑最开始效果不错,但年轻人纷纷外出打工后,留守老人端不起一簸蚕,桑树渐渐就被挖完了。脆香甜柚子得过金奖,小麦李是当地清脆香甜的一种李子。在2011年左右,几乎家家有小果园,但是卖出却难,一到秋天,果子掉得满地都是,雀儿净捡树上的好果子吃。“村里又不让打鸟,我就把2亩雪梨挖了。”村民罗光显说。
  核桃则是种了六七年都不结果,直到凉山一位老人来看望嫁到这里的女儿,经过他建议和帮助,村里请到嫁接工人嫁接了云南的薄壳核桃芽孢,才终于开始挂果。
  经过这些,何明培意识到,只管种不管卖,只重形式不重实效,以及村里组织化程度低,是产业成果不能累积的重要原因。该村并非贫困村,缺乏统一的产业组织,加之村小学都撤并到乡里,村民甚至都不互相走动了。

寻东寻西 合作社开张做电商
  今年3月,何明培正式注册了南部县旗田种植专业合作社,目前社员有34户,分散在周边6个乡镇。合作社刚一成立,就把核桃芽孢嫁接的单价从5元谈到3元。通过何明培的朋友圈零散卖出的农产品有1.5万斤核桃,以及鸡、鸭等农产品收入共计 40 多万元,村民获利30多万元。
  “以往土鸡蛋就近卖,只能卖到5角一个,通过合作社卖到1元钱,生姜、小杂粮等价格都很好。”社员赖兴明说。而刚开始,村民都不相信一个南瓜值得千里迢迢地卖到外省。
  何明培的“杂货店”起步不错,但赚的是起早贪黑的辛苦钱,因为要一家家地连接买家和卖家。此外,也有品质风险。村民不会故意作假,但在加工、包装、运输等技术环节,可能会犯“无心之失”。
  一次有个婆婆卖鸭子,这个季节的鸭子小绒毛不好拔干净,她用火烤了,又觉得黑乎乎的不好看,便好心用洗洁精洗刷一遍,但还是没洗干净。为此何明培赔付消费者5倍的货款。如今,何明培已经将禽类产品交给大坪镇一个专门做活禽宰杀的人来进行专业加工。
  也曾有村民听信说何明培卖得贵,收得便宜,前一天晚上讲好要卖核桃,第二天早上又变卦。但自己去卖,确实还没何明培收的价格高,这才信服。
  有顾客反馈说核桃只晒了三天,要再多晒一天半才好。何明培跑去问村民,果然是只晒了三天。通过这样的沟通,不断改进服务质量,合作社的电商生意越做越好,镇上两个青年也被吸引来入伙。

问土问地 挖掘本村优质资源
  除了电商销售,何明培还希望提高农产品质量。他的着眼点是“舌尖上的乡愁”。人们的味蕾是很顽固的,为了找到小时候的味道,他从种子开始着手,到处去收集水稻、南瓜、小麦等的老种子。
  水稻是托一个“热爱食物”的朋友在贵州找到的,稻种是村民白给的,路费则花了5000元。南瓜是在一个婆婆的池塘采集水蜡烛的时候,无意中发现她家堆了小山一样的南瓜,于是拉了20个回来,给上了年纪的社员和消费者品尝。其实,单凭感官并不能保证是老品种,只是在味道上有一种固执的坚持。
  小麦坚持不用化肥、农药、除草剂。如何监督社员,如何让消费者信服?何明培认为,在田地安装摄像头,只是“安慰剂”,他通过高价收购,让村民不吃亏。普通小麦亩产800-900斤,一般卖1元/斤,他给的收购价为5.5元/斤,绿色小麦即便亩产仅230斤也还是划算。如果仍发现使用了禁用的投入品,合作社就取消与他们的收购合作。
  对于消费者,任何时候提出查看小麦田,何明培就拍一段视频,对比一下合作社田块和周边田块,相当于随时抽检。
  目前,村里产量较大的产品只有核桃、甜桃两种,上十万斤。何明培认为规模不是最重要的,辛苦种出来的东西被欣赏和消费,村民能体会到价值感才是最重要的,为此他鼓励社员用微信和客户建立联系。
  记者了解到,何明培除了在核桃树下栽种几十亩油料牡丹,没有引进新产业。他的观点是先把家底存量排查、利用好。
  6月8日,何明培又把社员召集起来开会。未来,他的蓝图里,村里四季有花,可以利用生态多样性开展自然教育,村民因为有共同要做的事情而走到一起,有更多的互助和凝聚力。
  富裕不等于幸福,而持久的幸福一定基于创造和价值感,能因自己的劳动体验到价值感就会有尊严感,这是乡村振兴的基础之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