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日报20190315期
春节记忆

    孩提岁月,一年的光阴从除夕夜爆竹声响起时算起。
   爆竹声声中,半盏屠苏犹举在怀,仰头饮尽的是旧岁里的种种繁杂琐碎,暖入心底的是新年的希冀与期待。每每此时,秦爷的年货生意格外兴隆。墨色新浓春意暖,也许一副大红春联就是年味儿的根本源泉。
   小小的我总是被派去买春联。我一脸严肃地选好春联,一本正经地想付钱却无奈分不清几元几角,心一横将兜里所有的钱币一把掏出去,逗得秦爷直乐呵。
   他数出应付的数额后,将剩下的塞回我的小荷包里,慈爱地摸摸我的头,说:“小丫头,过年好啊!快拿上春联回家吃年夜饭喽!”我屁颠屁颠小跑回家,坐在门槛上仰头看大人们贴春联,小口小口舔着刚买来的棒棒糖。红棉纸透染朱红,晕开一年的开始,勾勒出深镌心底的中国年模样。
   流光轮转,已是经年。不知从何时起,小城的人们不再张罗着贴春联、挂灯笼。秦爷的生意冷清了许多,失落的背影常立在街头,烟斗漾出烟圈缠缠绕绕,模糊了春节的记忆。
   又是一年除夕夜,新式的灶台早已容不下灶神藏身,城市里的环保条规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窄窄的防盗门看起来与春联格格不入。春节记忆,就这样在楹联残败的回转中匿迹无踪了吗?我失落地思虑着。
   推开家门,眼前的景象让我有些猝不及防——热气腾腾的饺子刚摆上年夜饭的餐桌,老少男女在手机上与天南地北的亲友视频聊天,共叙新春团圆之喜,吉祥的心愿在信息中传递……“叮——”一声铃响,提示我有短消息,祝福的话语挤满视线,恭喜着新年到来。
   春节已远去了吗?不,我错了,春节从未被遗忘。它扎根于每个中国人心底,在时代变迁里生生不息。过年,是童年、血脉、回家、团圆的融汇,是华夏子孙不忘、不舍、不离的情怀。
   春节记忆还在延续,这一次,由我们执笔。
   成都市西川中学初三年级7班 郭亚彤
指导老师 李华 雨晓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