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日报20190315期
春卷迎春

    □杨力
   在传统饮食中,能够流行无数朝代,横跨近两千年历史的小吃可能不多,但春卷一定是其中之一。
   春卷,始于东晋叫春盘,盛于唐宋叫五辛盘。北方人叫春饼,南方人的称呼则更加斯文,叫春卷。各地因为饮食习惯不同,也许会有馅的区分和春卷皮的大小厚薄之别,但吃春卷,已渐渐成为人们在春天的一种寻常习俗。
   春天为什么吃春卷,中医学其实很早就给出了解释。春天万木复苏,阳气升发,而春卷的诞生,正好体现了“顺势而为“的养生观。著名诗人杜甫“春日春盘细生菜”和陆游“春日春盘节物新”的诗句佐证了春卷自古以来的流行,而明代李时珍则把春卷的内容概括得更详尽,说“以葱、蒜、韭、蓼、蒿、芥辛嫩之菜杂和食之,谓之五辛盘”。其间的五样蔬菜都具辛荤之味,春天食用后能铺佐人体升发五脏之气。在大鱼大肉后食用,特别揩油解腻,助人洗涤肠胃,振奋精神。
   小时候,小伙伴们常常在铺满青石板路的老街上捉迷藏,街道两旁有刚刚冒出花骨朵儿的红梅,而街沿和地上则散落着年三十炮仗燃放后的纸屑,似乎还含着淡淡的硝烟味和隐隐的欢闹声。而跑到街口,就会看到始终保持一个姿势正在制作、售卖春卷的王奶奶。
   王奶奶很有些年纪了,她那双小脚,小到就像我们的小巴掌似的,但这却一点也不妨碍王奶奶的灵活。看见我们一帮小屁孩像蜜蜂一样飞过来,手上捏着一分又一分的压岁钱,王奶奶便知道,这帮小馋虫又要打牙祭了。
   递上一分钱,王奶奶会笑眯眯做出两只春卷。她面前有一大盘已事前切好的红白萝卜丝,刀工细到每根萝卜丝都晶莹发亮,用筷子把萝卜丝夹到薄薄的面皮上,轻轻一裹,一只乖巧的春卷即刻完成,浇上少许熟油辣子,再佐以醋、芝麻、酱油和芥末,又脆又香又酸又辣。一口下去,芥末冲得人眼泪花打转,而藏在心窝子下面的胃却十分舒坦。如果吃完了站着不走,王奶奶会爱怜地为每个小孩子再送上一只春卷。
   春卷的素馅需要刀工,而制作春卷皮更要工夫。我们见过王奶奶制作春卷皮,她先把面粉用水调成稀糊状,而另一边则把平底锅在炉子上烧烫,用手把糊状的面团抓起,顺势往平底锅上一扫,不消两三秒,一张小人手掌大的春卷皮即告完成。很多时候,王奶奶会一边摊春卷皮一边唱儿歌,比如“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推麦谷;二十八,把面发”或者“十四大碗打卤面,十五家家闹元宵,打春要吃春卷炒鸡蛋”。总之,摊春卷皮是一种手工活,靠的是感觉,摊出的皮越薄越好,最好能薄如纸张透明,这样裹出的春卷才特别入味。
   多年以后,每到春节前后,我眼前似乎总看到一个老婆婆勤劳的身影,耳畔也不时响起那一句句长长短短的儿歌。于是我就知道,吃春卷的时候到了,春天又来了。
城乡生活笔记
蒲公英
征稿邮箱:ncrbfk@163.com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