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日报20181109期
“三苏”与蒙顶山茶

    □陈开义
    唐玄宗天宝元年(公元742年),蒙顶山茶始作贡茶,到宋代成为天下名茶。当时,朝堂上出现了许多力挺蒙顶山茶的官员诗人,“唐宋八大家”中占有三席的苏洵、苏轼、苏辙“三苏”就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
   “三苏”父子对蒙顶山茶情有独钟,究其原因,一是其故乡眉州(今眉山市)和蒙顶山所在的雅州(今雅安市)毗邻,有机会了解到蒙顶山茶的信息;二是“三苏”在科举考试中脱颖而出、名震京师,成就“一门父子三词客、千古文章四大家”的千古佳话,与时任雅州太守雷简夫的推荐密不可分。
   雷简夫可以说是“三苏”父子的“贵人”和“伯乐”。据《宋史·苏洵传》记载,苏洵“年二十七始发愤为学,岁余举进士,又举茂才异等,皆不中。”苏洵晚年,为不使苏轼兄弟“复为湮沦弃置之人”,于嘉祐元年(1056年)携文数篇,带兄弟二人到雅州,拜谒时任太守雷简夫。《宋史》记载,雷简夫博学多才,尤其久处官场,善于为人处事,与同时代的欧阳修、司马光、王安石等名士交情甚深。他任职雅州期间最大功绩有两点:一是慧眼识才,举荐了“三苏”父子;二是亲自督制蒙顶山茶,为振兴蒙顶山茶作出了巨大贡献。
   雷简夫阅读了苏洵所呈宏文后,先后向益州户部侍郎张方平、文坛领袖欧阳修,以及与《岳阳楼记》的作者范仲淹共御西夏、后来位居丞相的韩琦等人大力推荐。其间,“三苏”父子客居雅安多日,对雅安的风土人情、名胜古迹作了详细了解,为今后写下诸多和蒙顶山茶相关的诗积累了素材和情感。在雷简夫的鼎力推荐下,嘉祐三年(1058年),苏轼、苏辙兄弟参加科举考试,同列金榜。后“三苏”父子终不负众望,成为北宋著名的文学家和文学革新的主将。
   “三苏”父子中,名气最大的当属苏轼,他自号“东坡居士”,世称“苏东坡”,是北宋中期文坛领袖,在诗、词、书、画等方面均有很高成就,著有《东坡全集》《东坡易传》《东坡乐府》等。众所周知,苏轼一生坎坷,几乎都在贬谪中度过,他先后在陕西、浙江、山东等十个省份任职。正是这种贬谪生涯,使他有更多机会品尝各种佳茗。在品遍天下名茶后,苏轼感叹道:“从来佳茗似佳人。”
   苏轼的诗歌中,与蒙顶山茶有关的代表作品有《试院煎茶》和《寄蔡子华》两首。其中,《试院煎茶》为当年入京参加应试时所写。诗中写道:“蟹眼已过鱼眼生,飕飕欲作松风鸣。蒙茸出磨细珠落,眩转绕瓯飞雪轻……不用撑肠拄腹文字五千卷,但愿一瓯常及睡足日高时。”这首诗称道了蜀地煎茶的雅趣与高妙,对初沸的茶水、蒙顶山茶煎煮的形态,以及煎茶和饮茶的器具,都有惟妙惟肖的描绘。
   《寄蔡子华》写于苏轼因遭遇新旧两党夹击,自请赴杭州任知州时。因客居江南,常年未归,思乡之情尤浓。一个春日,他乘画舫饱览西湖湖光山色,忽忆友人蔡子华多次书信相催,索要诗文,便低头沉思,抚今追昔,对西蜀故土思念之情油然而生,对青衣江白鱼(雅鱼)、蒙顶山紫笋茶的回味跃然于心,诗句喷涌而出:“故人送我东来时,手栽荔子待我归……想见青衣江畔路,白鱼紫笋不论钱……”
   苏辙与苏轼可称之为文坛连璧,他一生政绩主要表现在元祐年间,由小小的县令升至副宰相。他也爱好品茗,创作了21首茶诗,其中《和子瞻煎茶》《次韵子瞻道中见寄》两首诗和蒙顶山茶相关。
   《和子瞻煎茶》是他和苏轼《试院煎茶》诗,诗中写道:“年来病懒百不堪,未废饮食求芳甘。煎茶旧法出西蜀,水声火候犹能谙。相传煎茶只煎水,茶性仍存偏有味……”这首诗描写了四川与北方少数民族煎茶之不同,从中看出,宋代蜀中文人对古法煎茶情有独钟,同时道出了烧水的重要和古人对烧水沸腾次数的重视程度。而《次韵子瞻道中见寄》这首诗则畅叙了苏辙对远在安徽颍州(今阜阳市)的哥哥苏轼的思念之情,从“南来应带蜀冈泉,西信近得蒙山茗”的诗句可以看出,蒙山佳茗成了寄托兄弟相思之情的载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