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日报20180914期
我的哥哥

    打小,我就很羡慕那些有亲哥哥的女孩子。羡慕她们从幼儿园里出来,会有哥哥递过来一根棒棒糖;羡慕她们走路走累了,就有哥哥笑着蹲下背起她们;羡慕她们睡不着的时候,有哥哥给她们读睡前小故事。我是独生女,只有一个堂哥,一个表哥,平时大家在上学,见个面都难,于是年幼的我便求着妈妈:“妈妈,给我生一个哥哥好不好?”
   “你不是有哥哥了吗?”
   好吧,那我只能勉为其难地把表哥当成亲哥,从叫“哥哥”开始。
   今年春节,全家一起回乡下。一天,我身体不舒服,哥哥也因为马上要高考,我俩便留在了家里。过了一会儿,哥哥要出去,剩下我一个人在屋里写作业。
   哥哥刚踏出门去,我肚子便开始疼起来了。开始只是轻微地疼,以为趴一会儿就会好,没想到却越来越疼。于是我拖着一双麻木的脚,在卧室和厕所两个地方来来回回转换阵地。
   我抖着双手在手机里寻找哥哥的电话号码。
   “喂?”我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哥哥……我肚子痛……”
   “啊?不急不急,我马上就回来了!”
   “帮我买一盒止痛片。”
   放下电话,我知道哥哥现在正跑着往家里赶,心安了不少。
   终于哥哥回来了。“别,别躺在地上啊。”哥哥把我抬到了沙发上,又赶忙去倒水,让我把药吃了。迷迷糊糊中,我睡着了。
   醒来时看见哥哥正在一旁打游戏,阳光透过窗户匀匀地洒在他的身上,我从未如此地羡慕自己。我的哥哥不是亲哥哥,却胜似亲哥哥。
成都市石室中学(北湖校区)高2020届 刘佳琪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