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日报20180914期
在说,听否?

    花自开,鸟自鸣,溪水潺潺,木叶婆娑,像是在讲着什么似的。万事万物可能都有属于自己的语言,存在于这天地间,总是有声的。不论是人文还是自然,它们在说,我们听否?
   听,书卷上的诗词在说着什么。
   从《诗经》到《楚辞》,从唐诗到宋词,中国的诗词一直流传,从未间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都是经常背诵的名句,但你知道韦庄“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的忧患吗?知道张泌“独为离人照落花”的不舍吗?它们在诉说,诉说诗词文化单单只是背诵的局限。它们在说,我们听否?
   听,宣纸上的汉字在说着什么。
   从甲骨文到大小篆,从楷体到行楷,中国汉字一直以它最优美的一面展现给世人。王羲之的《兰亭集序》,颜真卿的《祭侄稿》,张序的《古诗四帖》,由楷到草,变化多端,犹如蛟龙在纸上腾跃。但现在,汉字在诉说,诉说它为什么被规范成了一种写法,诉说它为什么方方正正地出现在屏幕上,诉说它的身姿为什么越来越扭曲了。它们在说,我们听否?
   听,戏台上的大鼓在说着什么。
   中国戏种很多,京剧、越剧、豫剧、黄梅戏都是各个地方人民智慧的结晶。汤显祖的《牡丹亭》,关汉卿的《窦娥冤》,梁辰鱼的《浣纱记》,都在演绎着人们的生活。但现在,戏台日渐冷落,戏剧在诉说,诉说着它的冷寂,诉说着它的孤独,诉说着它的曾经。它们在说,我们听否?
   听,楼台上的古琴似乎在说着什么。
   中国的传统音乐数不胜数,传统乐器更是数以千计。多少人为追求《广陵散》而穷尽一生?多少人为《二泉映月》而泪流满面?但如今,《广陵散》失传,《二泉映月》也日渐消失于耳边。琴箫在诉说,诉说它的美,诉说它的落寞,诉说它的身上积了多少灰尘。他们在说,我们听否?
   它们始终在说着些什么,到底是太杂乱了,还是人们根本不想听?
南部中学高2016级1班 雍清瑞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