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日报20180914期
随礼

    □王生伟
    正在外地休假的老吴忽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十多年前乡下的一个同事老杨打的,内容简短明快:“8月12日,我要给孙子办满月酒,请你头天晚上就来‘兄弟伙’农家乐耍。”接完电话,老吴气不打一处出:“这才多久,他又开始请客了?!”
   4年前,这位和老吴关系一般的同事给丈母娘办寿宴,请了老吴,老吴打个“摩的”风尘仆仆地赶到几十里外的乡下。他寻思,为老年人做寿,说明老杨是个孝子,吃这个酒值当。可是过没两年,老杨建了新房,又请老吴去吃乔迁酒。虽然有些不情愿,但得知老张、老唐、老柳几个和自己一样曾经都是老杨的乡下同事,如今都成为“城里人”的老哥们要去捧场,老吴只得第二次去了老杨家。一晃两年又过去,去年腊月,老杨的儿子结婚,再次请老吴。婚姻大事,一生一次,老吴认为这宴席办得不过分,揣上几百块贺礼爽快地赴宴了。可是,还不到一年,老杨的儿子生了儿子,老杨得了孙子,老杨又请老吴去吃满月酒。老吴越想越觉得没有道理,越想越感到不舒服。
   老吴盘点一下,短短4年,他吃了老杨的4次酒宴,平均一年一次,随的礼快有2000元了。他痛恨老杨所在的那个乡村酒宴泛滥,更恨老杨跟风从俗!老吴进而想到,按照这样的“惯性”,现在二孩政策放开,指不定明年、后年,老杨的第二个孙子出生了,他还要办满月酒;再过几年,老杨六十岁了,他还会给自己办寿宴,还不排除给他老婆办寿宴以及还有许多不可估量的这样那样的宴请。干脆,这次就不去了,从今以后也不再接受老杨任何名目的宴请。
   几天后,老吴休假结束回家,无意间看日历,发现离老杨举办满月酒的日子还剩两天了。老吴把自己的打算告诉妻子。妻子说,先别忙着决定,你可以先问问老张、老唐、老柳几位,他们不是和你一样,每次老杨办宴席,都是有请必赴吗?老吴拨通老张、老唐、老柳的电话,老哥们几个的态度让老吴十分解气。大家对老杨举办满月酒一样的反感,并达成一致意见,谁都不去给老杨凑份子、撑面子了。
   转眼就到了老杨请老吴去“兄弟伙”农家乐的日子。虽说老吴和老张哥几个达成君子协定,但老吴忽然后悔起来,他怀疑自己的决定有些不近人情,毕竟人家老杨还是请了自己的。如果不去,日后怎么见老杨的面?老吴越想越不踏实。傍晚,老吴偷偷地去“兄弟伙”农家乐,想把份子钱给老杨凑上。
   走近“兄弟伙”农家乐大门,老吴就傻眼了:农家乐院子中央的大方桌边,老张、老唐、老柳每人拿出一叠红艳艳的百元大钞,正在给老杨随礼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