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日报20180914期
一个农民的幸福感

    □夏洪光
   我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那时物质匮乏,一日三餐的萝卜稀饭、玉米糊糊、红苕坨坨、野菜野果伴随着我度过童年。
   当时莫说吃肉,就连想吃一顿面条也是奢望,且要隔个几天才能吃一顿。吃面条一般会选择在晚上,一家人围在灶台前,把碗早早摆放在灶台上,待面条出锅时,由母亲来当勺儿手,我们伸长脖子,瞪大眼睛,盯着母亲公平地把面条平均分配到每一个人碗里。父母没有以自己要从事繁重的田间劳动而多分一点,一个人就那么一筷子面条,搭点牛皮菜、莴笋叶子,喝点汤,将就吃个半饱。清楚记得有一次吃面条,我吃完属于自己的那份,肚子仍感觉饿。便故伎重施将煤油灯呵灭,趁黑用筷子快速去夹妹妹碗里的面条,哪知妹妹曾上过几次当,在灯灭之际用双手罩住碗,喊:“逮到贼娃子,又来偷面条了。”父亲摸索着火柴点燃煤油灯,把他碗里的面条倒在我碗里,凶道:“你胀嘛!”转过脸,竟偷偷淌泪。
   土地承包到户那一年,父母高兴坏了,在土地上没日没夜侍弄着。两年下来,温饱基本上解决了。三年下来,我家便成了队上唯一的“千元户”。进入21世纪,改革开放的步伐加快,中国大地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双提留、农业税逐年递减直到完全取消。子女入学费免除、道路的硬化、粮食直补的领取和耕保金的发放、全民社保等一系列惠民政策的实施,让我们更多更好地分享到改革开放的红利。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村里的农家书屋有《核桃栽培与嫁接》《魔芋栽种要点》等书籍,如获至宝。我按书中要求,选了两块约一亩五分肥沃且稍斜坡的地块,按株距要求栽上核桃,一年后再嫁接成优质良种核桃枝,第二年就可限量挂果,再在核桃的空隙地中栽种魔芋。在核桃魔芋收获、核桃叶枯落后,还可以利用时间差种油菜,至油菜扬花结粒时,核桃又才开始萌芽生长;油菜收获后,把油菜秆粉碎施入土地中做肥料……年年如此循环,收入可观,让我更加有盼头、奔头。
   相比之前生活,我很满足也很知足。前几年与人摆“龙门阵”时,我说每天都要吃肉。因为童年时吃不饱,这几年就饱起吃,再加上蛋禽、肉鱼及各类瓜果蔬菜等物质的丰富,手头上还有一定存款,恰如人们所说心宽则体胖的缘故,就把自己吃成了一个大胖子。现在,说起吃各类含脂肪过高的肉类食品就甩脑壳,已不再是稀罕物,时不时去掐点红苕藤藤、菜子尖尖、野菜之类绿色蔬菜来改善油腻的生活。
   以前在土地上拼命劳作,现在我可以用愉悦的心情哼着小调去收割麦子,收获的不仅仅是沉甸甸的粮食,更多的是把劳动当作是一份心情,一份快乐,一种锻炼身体的活动。空余时间再看看书,努力使自己成为一个有文化、懂科学的现代农民。兴趣来了,写写文章,我的《一个农民在圆梦路上》曾在四川农村日报等七部门联合举办的“农家书屋、实现梦想”征文比赛中获一等奖。作为一个50岁的人,学会了用电脑写文章,这正是缘于改革开放取得的伟大成就,让我感到快乐和幸福。
   党的十九大提出 “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三十年”,给我们农民吃了一颗定心丸。我相信,我们的生活会更加幸福。我为自己是十三亿中国人中的一员感到骄傲和自豪。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