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日报20180516期
“笑脸”背后的故事


赵加斌在茶园里采茶。


“党建随手拍”文化墙。

    □底珂颖 文/图
   走进洪雅县委组织部,有一面“党建随手拍”文化墙,墙上挂着的一张张照片,记录着脱贫攻坚帮扶过程中贫困户和扶贫干部的笑脸瞬间,其背后讲述的是洪雅县33个市级贫困村1457户贫困户“笑”从何来的故事。
穷老汉变身老板
   “感谢党为我指了条好路子,让我这个穷老汉也能过上好日子。”5月13日在自己家茶园里忙着采茶的赵加斌,谈起脱贫奔康的变化感慨道。
   赵加斌是槽渔滩镇关顶村六组村民,家里共3口人,母亲连续吃药十多年,儿子在上小学,一家人的生活重担落到了赵加斌一人的身上。2013年,本是家庭顶梁柱的赵加斌被诊断为肠癌,手术后巨额的医疗欠款让赵加斌一度陷入绝望。
   2014年,赵加斌被列入建档立卡贫困户,该镇党委根据实际情况,为赵加斌制订了发展茶产业计划,并先后为他免费送去黄金芽、白茶、梅占等茶苗、树苗30000多株,农业专家每月上门教赵加斌种茶、制茶技术。从无到有,如今赵加斌已经是拥有七亩茶园的老板,成了关顶村小有名气的生意人。现在,赵家每亩茶园年均纯收入达4000元,赵加斌一家人均年收入已超过7000元。
   “现在,没人喊我穷老汉了。以后我还要多种点茶,坚持生态种植,争取卖个好价钱。”谈到脱贫致富打算,赵加斌有摆不完的龙门阵。
低保户当起股东
   杨玉芝是中山乡邹岗村一位80岁高龄的贫困户,丈夫患有尿毒症,只能依靠患有慢性病的大儿子打零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
   2014年,邹岗村根据杨玉芝家的实际情况,为杨玉芝落实了医保兜底和低保兜底政策。吃饱肚子的问题解决了,但是高额的医药费像滚雪球一样,让杨玉芝一家几度陷入困境。如何让这个缺乏劳动力的家庭有稳定的收入,成了扶贫干部最头疼的事情。
   2017年,中山乡提出“抱团发展”扶贫计划,采取“支部+合作社+贫困户”的方式,集中流转全村贫困户的土地,建立了洪雅县翼帆藤椒专业合作社,发展藤椒种植产业。杨玉芝和村上其它61户贫困户一起,以每人6000元入股到专合社,成为了专合社的一名股东。通过“保底+分红”方式,年底按照专合社40%的效益比例分红。现在,杨玉芝每年至少能分得4000元的“红利”。
   “今年,藤椒挂果情况不错,到年底我们的分红将大大提高。”杨玉芝看到藤椒的长势,不禁打起了“小算盘”。
乡土货网上俏销
   将军乡新安村距离县城17公里,村上年轻人大多外出务工,留守儿童和留守老人成了全村的主要居民,2014年该村被评定为市级贫困村。大学毕业后的杨雨梅放弃了成都的高薪工作,回到新安村当起了一名网格员,开始参与新安村建档立卡贫困户的调查工作。杨雨梅发现,新安村村民的农副产品只能就近销售,生态菜却卖不了好价钱。
   2015年,杨雨梅了解到县上成立了电商平台,决定借助网络,帮助新安村贫困户把生态菜卖出去。杨雨梅成立了新安村农村电商服务中心,组织78户贫困户搞生态种植、生态养殖,通过电商服务中心,把贫困户的土鸡、土鸭、石斛、草莓等生态产品卖到成都等地。截至目前,电商服务中心累计销售额近10万元,最高日单销售额达2000元,帮助16户贫困户人均增收3000元以上。
   现在,新安村的鸡蛋、土鸡都成了需要提前预定的热卖产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