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日报20180213期
千里骑行 不畏风雨只为回家


漫漫返乡路。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任云
   2月2日晚上10点多,经过两天时间、1400多公里的骑行,农民工赖明荣从广东顺德出发穿越广东、广西、贵州、重庆等地后,到达家乡达州市大竹县。
   广东是我省农民工主要务工地之一,春运期间往往一票难求,骑行回家成为春运期间两地之间一道特殊的风景线。
跨越多地行经千里
   “已经联系好重庆的朋友过去帮忙,年后不打算回广东了。”赖明荣提早将行李打包寄回老家,自己则计划骑摩托车回家。这已是赖明荣连续第二年骑行回家,在广东打工十几年,每到春节,选择什么交通方式回家过年让赖明荣很是头疼。在顺德,没有直达家乡达州的火车和汽车,需要坐汽车到东莞或者广州转车,车票难买也是一个问题。为了不折腾,也为了说走就走的自由,赖明荣决定还是骑行回乡。
   2月1日早上8点,天气晴朗,赖明荣穿着厚厚的骑行服,带着头盔和背包从顺德出发,踏上了回家的旅途。此前几天,赖明荣就早早开始为此次骑行做准备了,检查车辆状况,带上少量的汽油、机油备用;还带上了扳手、螺丝刀等维修工具;黑色背包中放了矿泉水、饼干和红牛。
   查询好路线后,赖明荣沿着公路一路前行,行程比想象顺利,没有摔车,车子没有坏。在广东广西路段沿线,当地还设置了服务点,志愿者帮忙检修车辆,给骑行者提供干粮和矿泉水,并提供路线引导。这些服务让赖明荣觉得回家路暖暖的,在服务站休息补给后,赖明荣又出发了。进入贵州境内,天气转变,下起了冻雨,骑车又冷又累,所幸地面没有结冰。为了在天黑前赶到计划地点,赖明荣冒雨赶路,晚上8点半抵达了第一天的骑行目的地贵州丹寨。
   经过一夜休整,第二天早上八点,赖明荣又冒着寒风出发,穿越重庆城区,进入四川境内。离家越来越近,赖明荣忘记了饥饿和疲惫,一路前行,终于在晚上10点多抵达了熟悉的家。
   一趟骑行结束,赖明荣算了算,油费400元左右,住宿吃饭花费300元左右,总花费700多元,和坐汽车差不多。赖明荣说:“骑行上路,并不省钱,主要还是觉得方便自由,说走就走。”
不骑摩托辗转乘车
   与赖明荣同在广东的四川骑友付开伟,今年却放弃了骑摩托车回家,而是选择辗转乘坐高铁回家。
   放弃骑行,和付开伟去年骑行回家的“惨痛”经历有关。“没有抢到火车票,又不想和黄牛打交道。”去年,付开伟选择了和骑友两人从广东中山骑行回四川江安老家。尽管事前做了充分准备,路上还是状况不断。上路没多久,天空飘起了小雨。不一会,付开伟的手套出了点问题,离合和刹车出了点小毛病。这时雨越来越大,两人冒雨前行,几次差点摔倒。骑行到广西桂平市时,由于路滑,付开伟摔车了,所幸人和车都没有事。
   经过一天的骑行,最初上路的喜悦和兴奋被寒冷饥饿和疲惫取代。“要和天气、自己的毅力、体力和勇气较量,还要祈祷车况不要出现问题……一路艰辛。”付开伟说。
   今年虽然还是没有抢到直达的火车票,但渝贵高铁的开通给付开伟提供了另一种选择。付开伟选择“曲线回家”,从广州坐高铁到桂林,再从桂林转乘高铁到贵阳,贵阳转乘火车到六盘水,六盘水再转乘火车到宜宾,到宜宾后再乘坐汽车到镇上,最后从镇上打摩的到村里。
   2月5日早上7点从广州南站出发,几经辗转之后,次日晚上10点左右,付开伟和妻子安全到家。“虽然转车麻烦些,但比骑行轻松,也更安全。”付开伟期待着成贵高铁的开通,成贵高铁开通后和贵广高铁连通,全程乘高铁,付开伟回家只需要一天。“早上走,晚上就能到家吃饭。”付开伟说,“当然,前提是能买到票。”

关闭